财新专栏9:中国最弱势儿童

Body: 

几乎在所有参加过的有关中国问题会议上,我们总会听到同行们说:“我正在研究留守儿童——中国最弱势的儿童群体问题”。每年,媒体都会发表数以千计关于留守儿童的调查报告。结论几近相同:留守儿童问题已成为中国最大社会问题之一,社会与政府需要给予特殊关注。

  浏览中国各部委及省、市级相应机构门户网站,不难发现包括教育部门、卫生部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民政部门、妇联等在内的10多个部门都开展了致力于解决所谓的最弱势群体—留守儿童问题的相关项目。

  但我们认为,留守儿童并非中国最弱势的儿童群体。并非只是留守儿童问题需要特殊干预,制定仅针对留守儿童问题的政策导向有误。对留守儿童问题过度关注,会导致对中国农村地区其他弱势儿童群体的忽视。

  我们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在过去10年中一直致力于中国西部贫困农村地区的研究,目标是缩小西部农村地区儿童与中国其他地区儿童在教育、营养、健康水平上的差距。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强调对所有项目开展评估以分析新措施的影响。在评估过程中,我们会在每个项目实施前开展详细的基线调查。不但所有的样本都随机挑选,也对被调查儿童的家庭按结构分为四类,即父母均在家、父母一方在家的两类、留守儿童等共四类,调查内容包括营养、健康、教育、心理四类14个方面。总样本总计包括超过13万名儿童及其家庭。

  通过把父母均在家和留守儿童两类儿童数据进行比较,我们发现:除了心理健康外,贫困地区留守儿童在营养、健康和教育等其它各方面均与父母双方在家的儿童相当甚至更好。

  营养方面,留守儿童与那些父母在家看护的儿童贫血率相当。

  健康方面,留守儿童发育不良率和低体重率并不低,与非留守儿童相比,留守儿童的年龄别体重Z评分与年龄别身高Z评分相对较高,其体质指数也比非留守儿童高。但留守儿童肠道蠕虫感染率为25%。父母均在家儿童的肠道蠕虫感染率甚至达到了39%。

  教育方面,我们就中国学校教育体系中必修的数学、语文、英语三门课对两类儿童进行了标准化考试。结果发现留守儿童各门功课学习成绩稍好于父母均在家的儿童。

  只有心理健康方面,数据显示留守儿童确实最为弱势。约37%留守儿童有高度焦虑,33%留守儿童感到“孤独”;父母在家儿童此两指标比例均略低。

  数据已显示,留守儿童并非中国最弱势的儿童群体。所有贫困农村地区的儿童都急需更良好的教育、更全面的营养以及更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贫困农村地区的其他孩子,包括那些有父母在家陪伴的农村孩子,有着与留守儿童同等甚至更多的需要亟待满足。

  公众理解和我们数据证实的情况为什么差异这么大?我们尚无确定答案。我们猜想,可能是由于“关爱与资源”间的平衡效应导致了这一结果。较之留守儿童,父母在家的儿童毫无疑问会获得更多的关爱与照料。而进城务工的父母则月收入更高。在这种情况下,缺失的关爱给留守儿童带来的不良影响便会被获得的更丰富的资源带来的积极影响抵消。外出务工父母更丰厚的收入及来自祖父母的良好照料联合作用,可能是留守儿童在营养、健康等绝大多数方面超越父母均在家儿童的一个解释。

  无论是何种原因,父母均在家的儿童面临的问题正在被大众媒体、政策制定者以及研究者所忽视。尽管建议留守儿童不再需要特殊关爱尚为时过早,但我们凭想象认为父母均在家的农村孩子不需要获得像留守儿童一样的关爱也是不理性的。我们更应提出新的政策以使所有贫困儿童都能获得发展所需的丰富资源,帮助他们茁壮成长。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