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专栏7&8: 填平数字鸿沟

Body: 

在青海海东地区的一所乡村小学,十个四年级学生坐在老式教学楼前的台阶上。他们整整早到了15分钟。“我都等不及了” ,其中名叫曾磊的孩子说。

  这在西部是非常罕见的。他们并不是城里那些急于补习奥数的尖子生,十人中可能只有三个能读完高中。如果他们和城市里二年级学生做同一份数学测试卷比赛,城里的学生将会轻易获胜。无论是数学、语文还是英语,许多城市里一年级学生都比这些四年级学生强。

  这些以前厌学的孩子迫不及待想进教室,是参加“计算机辅助学习”项目(CAL),这是我们的研究团队“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发起的项目之一,希望提高贫困农村地区学生的成绩。

  CAL以游戏为基础辅助学习。参与项目的四年级学生每周有两节45分钟电脑课。有些学校的电脑教室是新的,由项目组装配;有些学校则由我们对原来的电脑教室进行改装。总的来说,项目硬件不过是一些配置不高的过时电脑。

  每台电脑都装有两套学习软件。内容和课程同步,大致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对学生本周学习的内容进行复习;第二部分以游戏形式呈现,包含很多复习题、游戏、音乐,也有很多谜语和难题。

  这并非一个科技含量很高的项目。两种软件非常简单,其中一套为REAP自主研发,只花5000美元,由清华大学一群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在2009年夏天设计,没有版权,任何人都能拥有,适用于任何USB设备。另一套可上网购买,价格大约50美元,5分钟就能装好。

  每次电脑课有一名老师辅导,工作内容只是在电脑课前向老师了解课程进度,上课时告诉学生应该点击哪个按钮。

  这个简单的项目影响多大?我们从三个省份中挑选了148所学校,随机分成两组。一组接受CAL项目干预(下称 “CAL学校”),另一组不接受任何干预( 下称“控制学校”)。结果令人震惊。

  项目实施仅一个学期后,CAL学校学生的成绩比控制学校就高很多。之后我们又连续开展了四项大规模的随机干预实验研究,研究结果都一致。无论在北京郊区的打工子弟学校、陕西南部的秦岭山区学校,还是青海的少数民族学校,CAL学校学生的考试成绩都大幅提高。在所有这些学校中,数学和语文考试成绩明显提高;学生的心理健康,尤其是自尊方面的得分也提高了;学生在自主解决问题方面变得更有自信。我们确信,CAL项目的控制学校和干预学校间惟一的不同是项目实施与否。

  当第二年继续实施CAL项目时,我们担心项目初期的积极效果仅是由于学生对项目或计算机本身的新鲜感而产生,并不是辅助学习真正改变了他们的学习习惯。但事实证明,连续开展CAL项目能持续帮助学生提高成绩。虽然CAL项目不可能完全消除城乡孩子的差距,但已经大大缩小了这种差距。

  CAL学校的学生开始喜欢学校。基线调查时,无论CAL学校还是控制学校,仅25%的学生表示喜欢学校。项目实施几个月后,CAL学校中有60%学生表示喜欢学校,控制学校则变化不大。

  这就是曾磊在上电脑课当天早早来到教室门前等待的原因。他迫不及待想上机操作;他迫不及待想要玩学习软件里的游戏;他迫不及待想要用软件学习。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真正地喜欢上学。

  为什么如此简单的电脑课程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最重要的原因是,对农村学生来说,电脑非常新奇。他们不知道电脑能如此有效地传递信息。不幸的是,大部分农村孩子至今仍没有机会接触电脑或其他电子设备。而在城市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对此习以为常。

  REAP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曾提到,中国的数字鸿沟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大。数字鸿沟对农村学生有深远影响。如果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到电脑、网络和学习软件,就会错失学习的机会。■


本系列的其他专栏

> 财新专栏 1: 缩小差距之道

> 财新专栏 2: 不平等始于最初1000天

> 财新专栏 3:没有幼儿园的童年

> 财新专栏 4:呼唤学前教育大改革

> 财新专栏 5:如何根治中国最大流行病

> 财新专栏 6:农村儿童的两个反差

> 财新专栏 7 & 8填平数字鸿沟

> 财新专栏 9:中国最弱势儿童

> 财新专栏 10:为什么辍学?

> 财新专栏 11:职业教育目标错误

> 财新专栏 12:改革中国式职业教育